华人网首页 > 专题
与世博零距离与青奥共成长

微博:让你欢喜让你愁  

2011-08-22 15:05:16  蔡恩泽

    日本发生强烈地震之后的一小时,专门追踪社交媒体服务的机构“网络社交媒体”报道称,全球最大的微博网站Twitter每分钟已传递1200条消息。而且在当天的多数时间内,Twitter上传播的消息中,约占八九成的消息都与日本的地震和海啸有关。
    微博的功能如此强大,且与社会的脉搏息息相关。
    有一则幽默的帖子在网上流传,某人对一女孩耍流氓,女孩反抗。此人不屑道:“小妞,别闹了,我可是有背景的人!”女孩一听,顿时笑了:“大叔,别闹了,我可是有微博的人。”
    这则帖子至少说明两点,一是微博已渗透到社会每个角落,二是微博的力量不可小觑。微博就像一台巨大的摄像机,记录着时代的脚印,敲打着人们的心扉。
    微博这玩艺,门槛特低,有台电脑甚至一只手机就行,文化水平不限,只要脱盲就能凑合,写起来无须洋洋洒洒,140个字符,不讲求起承转合这一套繁文缛节。内容上至国家大事,下至鸡毛蒜皮,无论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都可登堂入室,实在无话可说,就说句“今天的天气真晴朗”也行。
    正是这种恰如草根秀场的文字游戏园地,上演了一幕又一幕短小精悍的活报剧,将大千世界收拢到微博这个社会万花筒内。

社交会所

    性格内向的冰馨小姐平时除了上班,其余时间总是把自己一个人关闭在宿舍里,足不出户。已经30岁了,还没有男朋友。父母很着急,数亲托友为她寻找对象,可她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相亲”,要不就是例行公事地应付一下,应约与对方到茶社里喝杯茶扭头就走。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被网上一则帖子扣动心弦,昵称叫“@躲猫猫”的网民抒写心灵独白,“我在孤独中坚持,在寂寞中守望,亲爱的,我的另一半在哪里?”冰馨小姐与之产生心灵的共鸣,当即也在这家微博上注册关注该帖,并自认为粉丝。没想到奇迹出现了,“@躲猫猫”是个钻石王老五,“心有灵犀一点通”,这对剩男剩女在微博上几个回合的交流就从虚拟世界走到现实社会,半年后两人结秦晋之好。
    微博竟然有如此神通,使天各一方的两个陌生男女牵手步入婚姻的殿堂。
    微博就像一个虚拟的社交会所一样,互不相识的网民在此约会,彼此交流和认同,改善人际关系,获得“社交温暖”,有的成为朋友,有的成为知己,有的则成为恋人。
    微博的社交方式与以往的打电话、发邮件有极大的区别。在这个公共的信息平台上,对话是开放式的,明星与平民可以是零距离的。新浪微博的种子大户、“大嘴”姚晨就是明星与平民亲密接触的典型代表。这位当年在佟掌柜手下当差的“跑堂”,摇身一变,成为新浪微博的“亲民大使”,靠着她在《武林外传》中传神的演技,靠着她与粉丝的亲密交流,当然也夹带着她的离婚绯闻,姚晨在新浪微博中的人气一路蹿升。截至2010年3月17日凌晨5:40,680多万的人气使得姚晨稳居新浪微博关注度TOP10之首,且遥遥领先。
    正如《新周刊》执行总编封新城所说,微博让交流回到了直线距离。在微博之前,如果你想找任志强聊天,无非是通过公司、秘书、友人的周边渠道曲线接触,没有预约,很难与其谋面,层层周转还很有可能未果。

民意通道

    近来,南京市地铁3号线开建,许多大树要挪位置,这对于大树有着特殊感情的南京市民来说,心中必有一番滋味,剪不断,理还乱。他们纷纷将自己的心声吐露在微博上,引起了市领导的关注。
    原南京市委书记朱善璐在微博上看到市民关于挪大树的帖子,当即与有关方面作了沟通。他说,他这几天也在一直关注这件事,并自己步行到现场看了,原本一段林荫道因为树移走了,显得空荡荡的。
    朱书记觉得在养护好移栽大树的同时,应该建立最严格的加倍补种制度。“有移就得有补,而且还要补得更多,只有这样,南京的大树才会越来越多。”
    南京的大树“树大招风”,微博上的市民情绪得到领导的尊重和疏导。
    微博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反映出民众的心声和他们的生存状态。2010年8月8日凌晨,假期回家乡的重庆理工大学学生王凯用手机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19字信息,成为最先向外界发布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的消息。
    2010年12月底,上海交通大学舆情研究实验室发布《2010中国微博年度报告》。报告对2010年舆论热度靠前的50起重大案例进行了盘点,其中由微博首发的就有11起,占22%。
    有业内人士称,在当前社会化媒体的前提下,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信息传播的中心和新闻的源头,这直接改变和颠覆了原有的信息传播和舆论传播的模式。“人人都有麦克风”,是对微博最好的诠释。
    华南理工大学思想政治学院副院长吴国林指出,“由于传统行政体制和行政文化的某些不足,体制内信息流动不畅,而互联网的互动性和开放性非常适合充当政府与民众交流的补充渠道,微博会继续成为公众表达意见的重要平台。”
    正是微博的开放性,使得民意诉求的发泄有了便捷的通道。越来越多的普通公众通过微博表达自己的民主诉求,行使民主权利,参与中国的公共决策和公共管理。

爆料窗口

    2010年7月,“打假斗士”方舟子在微博上质疑道长李一的特异功能,引发巨大关注。后来李一被有关部门查处。
    而撞在方舟子“枪口”上的前微软中国总裁唐骏也因“学历门”而身价大跌。2010年7月1日,方舟子在自己的微博上指出唐骏的博士学位造假。众多媒体和网民介入,唐骏学历涉嫌造假风波愈演愈烈,“西太校友”成为网络流行语,唐骏被扒去“青年偶像”的外衣。对于教育公平和社会诚信起到了推动作用。
    这两起微博事件,让网民们对微博的爆料功能有了浓厚的兴趣。
    2010年8月12日,李盟盟在网上发布《开封县县招办把我的大学梦毁了》的帖子,因县招办工作人员的失误,导致她没有能够正式投档,丧失了上大学的机会。微博以强大的民意力量介入,最终事件得以完美解决,李盟盟大学梦得圆。
    在强权政治面前,微博爆料同样表现为所向披靡的功力。
    2010年9月10日,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凤冈镇发生一起因拆迁引发的自焚事件,当事人的亲属在微博上直播该事件,引起巨大反响。对于这起恶性事件,9月17日晚,江西抚州市委对宜黄县“9·10”拆迁自焚事件中的8名相关责任人作出处理决定,其中,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的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县长苏建国被立案调查;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的宜黄县副县长李敏军被免职、立案调查。
    这起强拆事件经微博“放大”后,引起中央的关注,最后也直接导致了“强拆”政策的调整,今年1月21日新拆迁条例正式实施,强拆要受到法律制裁。
    在微博的爆料窗口中,“恨爹不成刚”事件最为炫目。2010年10月16日,河北大学校园发生恶性交通事故,肇事者李启铭在遭到该校学生的围堵之后大喊:“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是李刚。”微博上掀起了全民讨论,一度掀起作文大赛,创造出“举头望明月,我爸是李刚”、“恨爹不成刚”等流行语,对“官二代”特权违法提出质疑,推动社会公平和正义。
    在微博上爆料,路见不平一声吼,有一定的安全性。
    但也有利用微博的虚拟性,发布假新闻,混淆视听,颠倒黑白,以求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美国电视剧《绯闻女孩》中的主角频繁大量地使用微博传播富家子弟的小道消息,在那个充满了虚假友谊、嫉妒、混乱和复杂的富家子弟小集团中,最大的秘密仍然不为人所知。微博产生了扣人心弦的悬念———究竟谁才是“绯闻少女”?
    由于微博的监管机制尚未完全建立,因此在乱纷纷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微博世界里,泥水俱下,鱼龙混杂。
    梦工场的李开复说,“微博不能成为谣言的乐园,爆料也得有底线。”

问政平台

    3月14日,人大会议闭幕当天的凌晨2点42分,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在微博上回复网友“罗嗦”:“是的要休息了,晚安。”这是张春贤在这几天里发布的第86条微博,其中大多数都发在零点前后。
    今年的全国“两会”期间,多位地方高官公开宣布开通微博,令人眼前一亮。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蔡奇自称是“微博控”。他在“两会”之初参加网上访谈时就表示,“微博粉丝达到1万就相当于办一份杂志,达到10万就相当于办一份报纸”。
    接下来10多天的会期里,蔡奇一直“微”耕不辍,“博”论频发,在会场、驻地、活动现场随时发布。微博中显示“来自网页”、“来自iPhone”、“来自iPad”等不同来源,可谓多管齐下。
    河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克的微博虽然开通不久,但其中内容全部围绕“为中原经济区建言献策”,颇受关注河南经济的网友热捧。网友们纷纷提出建议和疑问的跟帖,李克都耐心详尽地作了回答。
    而在西方,微博问政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于2008年1月1日开通了自己的微博网,通过网络渠道对竞选进行宣传,后来被人们称为Web2.0总统。
    自从奥巴马利用微博这一有效手段赢取美国总统选举的胜利后,作为融媒时代的新兴传播手段,微博问政的工具性得以深化。英国首相布朗、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以及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都曾经或正在使用Twitter。
    在中国,高官“触网”并在微博上建立“自留地”尚属凤毛麟角。而政府部门通过微博处理人民来信来访也是近年来才发生的新鲜事。
    当网上官民互动的良性局面正在形成的同时,诸多有关“网络问政”的新课题仍有待破解。
    广东省公安厅及21个地级市公安局全部开通公安微博,是全国第一家公安微博群,已经汇聚了众多“粉丝”。但是,先行者也遇到了问题,比如有的地市准备不充分,出现害怕甚至限制部分评论功能的现象。
    据了解,广东省公安厅正在训练微博值班民警“说话有街坊味”。有街坊味也就是有人情味,而不是官话与套话。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认为,如果政府无视网上交流方式,不懂网络语言,把机关工作的那一套话语体系搬到网上,不仅无助于政府上网,提高政府亲民形象和进行网络问政与执政,反而会引起网民反感,感觉被敷衍,起到负面作用。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任剑涛认为,政府上网并不是一种政治秀,它是要解决问题的,而且应该通过一种成本较低、速度较快、效果较好的解决渠道。只有真正解决实际的问题,才达到政府上网的目的。 

>> 更多

专题

公益:拒绝腐化
公益:中国你好
公益:远离毒品
>> 更多

要闻快报

公益:关爱老人
公益:爱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