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网首页 > 专题
与世博零距离与青奥共成长

名博种种  

2011-08-22 14:46:34  司葆华

 

“不务正业”的名博

    一般说来,在博客上是卖啥的吆喝啥。比如作家们的博客吧,上面晾晒的无论是作品版本、获奖情况,还是文人雅集,甚至笔墨官司,到底都是三句话离不了文学老本行。不过有几个作家倒是例外,他们作品多,名气大,似乎再没有用博客显摆那必要。于是在博上秀书法,谈收藏,话美食,就是和“文学”两字儿不怎么搭界。
    作家莫言开博时间不长,博文也屈指可数。在原本不多的博文中,与小说有关者寥寥无几。大概这位下笔千言的作家,伏案辛劳之余想在博客上置换一下心情吧,在上面不贴小说,贴书法。说是供大家雅正,其实还是不难看出博主那份面对得意之作的得意之情。作家信手涂上几笔,便墨香满纸。硬笔行书,毛笔隶书,或秀逸,或拙朴,笔法流走变换,与他小说的文字一样,见出的都是非同一般的真性情和大才情。票友的身份,却是专业的水准。里面有几幅题为“莫言左书”,像“纸小笔大行文简,僧多米少煮粥咸”等作品,文和字皆值得好一番品咂,引得众粉丝齐声喝彩,其中有一位以家乡美食作比,一语道出莫言书法的妙处:“如山西好吃的刀削面,很劲道润滑”
    姑苏作家荆歌的博客关而复开,但博客内容前后已是大异其趣。之前是那种货真价实的作家博客,都是散文啦随笔啦作为博文的主打。近年作家玩起古董来,对收藏的发烧已到专业级别。连装扮都是一付业内资深人士的范儿了:“一身中式装扮,脖子上挂的、腰上坠的,胳膊上缠的,到处是出土文物”(作家网主编胡殷红语)。把玩爱物之余,心有所得,还有一部《文玩杂说》问世。荆歌淘到新宝贝之时,可能便是博客更新之日。一些东西在别人那里可能会秘不示人,他则乐得在博上公诸同好,像什么袈裟环,明代书镇,青瓷香插,香盒香薰等等,稀罕的物件不胜枚举。时不时到他博上转转,叫人既开眼界又长见识。
    同样常常在博客上面秀一把藏品的,就要说到山西作家王祥夫了。作为曾经的鲁迅文学奖得主,他的博客近来却很少涉及文事。他对收藏的专业和痴迷与荆歌能有一比。他的书房叫做“小梅华山房”,博上多次晒出的藏品名为“小梅华山房长物”。从北魏大铺兽,到唐四兽镜,甚至克罗地亚烛台、日本香炉,可谓中外都有;从小不盈握的琉璃小鸟,到长逾数尺的笨重石碑,真乃大小皆备。他品评金农、任伯年、齐白石、吴湖帆、谢稚柳、钱松岩等名家,可以说自出机杼,深得其中三昧。作家本人也是丹青妙手,他的字画有些甚至成为价格不菲的藏品。作家博上还有一类谈吃的文字很出彩,后结集为《四方五味》。作家是品位不俗的美食家,难能可贵的是君子不远庖厨,他还能亲自操刀动手,生动的文字和那些诱人的菜肴一样味道十足。美文写美食,自然是美不胜收,叫人读来食指大动,口舌生津。

不删帖的名博

    名人博客通常访问者众多。所谓林子大了啥鸟都有,其中不乏恶意攻击甚至撒泼骂街者,跟帖时怎么恶心人怎么来,叫博主删不胜删。有道是眼不见为净,有的因此关闭博客评论功能。还有的呢,惹不起咱躲不起吗,最后干脆把博客关门大吉。倒是另有一些名博,根本不拿这当回事儿,评说由人。博主依然我行我素,该咋咋的。
    陈希我便是这样的一个作家。陈希我在日本留学生活多年,对这个国家的社会文明和国民素质有着深切体验。常常在博文里以此为参照,比较分析中国人的种种毛病和陋习,赢得大家共鸣的同时,也引来一些非难以至谩骂,比如像“汉奸”、“卖国贼”、“流氓”、“臭虫”等大帽子和屎盆子,不由分说地扣到他头上。博客一有更新,类似的跟帖便不请自到,如影随形。有时甚至表示出一种势不两立的仇恨,简直欲除之而后快。作家从不删除,立此存照,让大家评判。他相信孰是孰非,自有公断。针对一直以来骂声不断,作家在一篇博文里结合自己小说中的人物说道:在日本,惩戒中国人犯罪,往往会被国人搅成了民族歧视,明明是不遵守法律法规,即便在中国国内也会被制裁,但因为发生在日本就有了不一样的解读,甚至拉上民族主义的大旗,比如在日本嫖娼,就被借口为“操”日本鬼子女人。应该说作家这番言论入情入理,不哈日也不媚日,只是谈论一种缺少理性的爱国主义。结果呢,还是一如既往地有人跟帖再爆粗口。后来还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些人又在陈希我的老师孙绍振先生博客上留言,要求孙先生和这个“汉奸”弟子解除一切关系,后来还恫吓威逼:“如果陈贼被殴,于先生也并无好处……相信您会做出智慧的判断”。这些博客上的恐吓者,如果不是和陈作家私人之间有什么过节,便是连上面的博文都没能平心静气读懂读完,更别说作家那一系列暴露国民心理暗区的作品了。
    相似的遭遇还发生在学者张鸣身上。作为大学教授,张鸣在博客中痛陈高校大跃进,衙门化日益严重的现象,此外他对其他一些社会问题,也能蛇打七寸。开博以来张鸣有了固定的拥趸群体。作为频频被首页推荐的名博,汹涌的跟帖里自然泥沙俱下,一片叫好声里,也不乏咬牙切齿的刺耳叫骂。张鸣大度得很,从不删帖。那些见光死的跟帖者不跳出来单挑独斗,博主便由着他们把招数使尽。他自己依然在博上运斤成风,文章多产快出,让粉丝们读得解气且解颐。当那些对他的人身攻击,连旁观者都不能无动于衷的时候,张鸣在博上发了一则回应,语调仍是一贯的调侃戏谑:“喜欢骂街的朋友,尽管骂,我绝不会删除,更不可能像某大师那样关闭评论,最后还撤走了博客。我的神经相当健全,博客上有你们这么掺合着,挺热闹”,同时也告知他们不算敬业,翻来覆去地老是用那几个骂人的帖子,无聊而且无趣,不换花样,太单调,对于出了钱的雇主有些不地道。不动声色地幽了他们一默。不知怎的,张教授的做派,老让我想到江湖上那些快意恩仇一剑封喉的独行侠。

名博里的名作家

    中国作家网主编胡殷红好笔力,在新浪开博不久,就因系列作家人物记而名声鹊起,拥趸麋集蜂拥,成为一时人气高涨的名博。作者凭借工作之便,近水楼台先得月,和不少作家交往久而关系铁,博文时常能爆出鲜为人知的“猛料”,透露了这些作家们鲜为人知的另一面。作者写了老中青几代数十位作家,从德高望重的王蒙金庸,到如日中天的贾平凹莫言,再到风头正健的毕飞宇迟子建,还有评论大佬雷达李敬泽等。善意的调侃,温情的搞笑,甚至哪壶不开提哪壶,结果人物反倒愈加血肉丰满,神采飞扬,活色生香的。
    《装傻充愣邓友梅》写邓老爷子如何装傻充愣化解诸般困境和尴尬,文字充满谐趣,叫人忍俊不禁。他小事装得糊涂,大事却倍儿明白。一个好玩有时好笑,让人心生敬意的老头儿活脱脱从文字里走来。老爷子名气大的可以,可在家却严重惧内。平日抽烟避着老伴,只有夫人外出时,方才大模大样地一通“开怀畅吸”。有时老伴突然杀个回马枪,干脆就在烟味氤氲里做痴傻状,一付要杀要剐随她去的满不在乎。有一回率团赴马其顿参加国际诗歌节,不同国家的诗人们用各自的语言朗诵诗作,场面之火爆,气氛之热烈,叫同去的几位诗人心里打鼓。而老爷子被现场感染得热血滚沸,于是聊发一回少年狂,即兴登台,“连快板加顺口溜”,加上夸张而丰富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赢得现场一片“哇塞”。老爷子日语不咋的,每每酒后却能口若悬河。有回居然和来访的大江健三郎连说带比划地相谈甚欢。他大事不含糊,说是有一次文学评奖,几个评委因意见不合半路上想撂挑子。老爷子急得挠头,犯了一阵痴傻以后,一通有理有节又绵里藏针的话,笑眯眯化解了一触即发的一场纠葛。
    胡殷红流传较广的博文当属《话说众声嘈杂中的李敬泽》。曾因“登长城‘吃烤鸭,见敬泽”声名远播的评论大腕李敬泽,在作者笔下和质朴随和的邻家大哥无二,就是一个平日言语不多,待人温厚,而又忘性较大的普通人。这位被公认“眼高心慈”的评论大家,写文章时很少和哪个过不去,可在私下里则少了一贯的温文尔雅。有位作家对新作自鸣得意,他却冷不丁一声“我看不怎么样啊”,给此公兜头泼一瓢冷水,结果弄得人家灰头土脸,心里瓦凉。李敬泽的忘性大,不怎么记人,记不住人家的脸,也记不住人家的名,由此而生的诸般啼笑皆非,使他后来每每无论见到哪个都频频点头示意,都主动热情握手。用博文里的话说“多半是心慌呢”。作为文学国刊主编的李敬泽,外出开会常常中途溜号,喝酒不畏强手而屡遭滑铁卢,发言慢条斯理而又从不超过八分钟……“一脸安闲,烟嘴一叼,公子作派”,一付散淡洒脱的名士之风。
    其中写阿来的一篇,题目抢眼,内容撩人,名唤《骄傲的阿来》。作者笔下的阿来真是骄傲得可以,称得上高视阔步,笑傲江湖了。作为一个每部新作都洛阳纸贵的当红作家,版税之多可谓日进斗金啊。到底人家有可资骄傲的本钱,摊上谁想不傲都难。一个小老板请作家们吃饭,想在这些他看来穷酸的文人面前显摆一把。阿来在询问了他经营和收入情况之后,便朗声叫道:换好酒!你200个人一年赚100万,我一个人一年写一本书赚200万,这顿饭我买单了!这骄傲是实力打底,哪个不服也不行啊。字数不足两千的文章,读来有种吃麻辣烫的感觉,痛快淋漓,真叫过瘾。
    太多读来叫人心里发暖的文章,如《李存葆的儿女情长英雄气短》、《能说会道也莫言》、《陈建功印象》、《蒋巍是个大忽悠》等,幽默诙谐的风格一如既往,看似口无遮拦拿人开涮,其实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真个是随心所欲而不逾矩,漫画般地放大人物特点,一个个气韵生动,如在目前,给人以持久的阅读快感和审美享受。

在博客里走近作家

    对一个作家的作品读多了,便想进一步去了解作家本人。而逛逛作家的博客,常常叫你感到不虚此行。
    当然,不少作家开博,只是在网站力邀之下,有些不得已而为之。常常是高调开博之日,接着便是悄然谢幕之时。开就开了,应付了事或者不当回事的居多。还有的因疲于应付干脆就关门大吉。女作家徐坤便是其中之一。而四年一度的世界杯战火又起,徐坤的博客关而复开。一向对足球发烧不止的女作家,在世界杯期间每日写博不辍,还配以图片,篇篇都有图有文的,博客打理得可谓上心。世界杯鸣金收兵,她的博文却一发不收,形式也不一而足:某个会议上笑翻全场的演讲,一出话剧的几幅精彩剧照,出行时随手拍下一组景观,如此等等。徐坤的博文很多都不是那种正儿八经的文章,想到就写,自由随意。有一则写她看电影《山楂树之恋》,文末不忘幽老朋友肖克凡一默。肖克凡是该影片的编剧。她调侃道,老肖电影里写的就是他自个儿,里面的男一号老三个子高,而恰恰老肖高个子。那眉眼,那个头,整一个老三的中年版啊。读来叫人会心一笑。即便读书笔记,她也写得快意淋漓,汪洋恣肆,像比如读了李敬泽《小春秋》,她就写出一篇《江山如画皮,人生如梦遗》。文字风格是那种一如既往的泼辣性情洒脱随意。她博文中还使用多种表情头像,或露齿大笑,或缄口不语,或一脸无辜,生动俏皮,好玩得很。调侃搞笑的同时,她另有一付细腻温柔的情怀。《给父亲祝寿》里有一组父母姊妹等家人的老照片,加上那般情致绵邈的文字,让人陡生感慨。
    作家里面经营博客比较用心的要数林那北了。这个曾以“北北”名世的女作家,她的博客和她的小说一样好看。说好看,除了写得好,还有一点就是照片多。用句时兴的话说,博主应是典型的美女作家,有值得晒晒的资本。那非同一般的风神气韵,把一拨北北的粉丝看得大呼小叫的。无论外出游历,朋友小聚,还是会议发言,一幅一幅照片都是图美人靓,绝对的赏心悦目。值得称道的还有一点,作家不刻意掩饰自己,不故作高深,更不故弄玄虚。比如对一些选秀节目,在作家学者们那里,不是一脸不屑,就是一通猛批。她则不然,喜欢就是喜欢,不掖不藏,真叫一个性情。作家在一档达人秀节目里,喜欢上一个叫张冯喜小女孩,还把她的照片贴到博客上。一度因小冯喜的淘汰出局,而每每跳过这个让她念念不忘的频道。在她的博客里,我们看到一个真实而鲜活的作家林那北。
    在博客里真实而鲜活呈现自己的,还有女作家马小淘。她的博客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心情日志。马小淘像林那北一样喜欢发自己各种pose的照片,单看她平日里那些老到的文字,怎么也想象不出她还是一副中学生的清清纯纯,像瓷做的洋娃娃。平日博客文章全是没心没肺的嘻嘻哈哈。可一旦哪个冒犯了她,或者犯了她的小脾气,便有些得理不饶人了,出招凌厉,手段老辣。她也和林那北一样不隐瞒自己,她坦言喜欢快乐女声。在一则博文里奚落一位穿着时尚而出语刻薄的女评委。这位评委评点一个不怎么靓丽的女选手:我会买你的唱片,但你的现场我不会去看。她柳眉直竖,一刀见血:你穿的celine裙装很好看,要是穿在别人身上或者挂着,更好看。她不喜欢砖头一般的大书,看见心里就发憷,却把不读的道理说得一套一套的:读书不是相扑,未必块头大就胜算多。她还说这次鲁迅文学奖真不错,因为几个该得的终于得了,比如诗歌奖得主之一的李琦。作为诗人马合省和李琦的千金,她难掩心里那份得意:嘿嘿,李琦是俺妈。

>> 更多

专题

公益:拒绝腐化
公益:中国你好
公益:远离毒品
>> 更多

华人华商

公益:关爱老人
公益:爱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