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网首页 > 文教 > 文化长廊
与世博零距离与青奥共成长

古典情怀·英雄气概  ———读《能不忆江南》,致张洪彩兄

2009-07-03 05:59:27  王慧骐

    五一后我尚有几天休假,遂携了你这部装帧精美的诗集《能不忆江南》,来到一处绝对称得上典型的江南古镇――浙江嘉兴的西塘。在这样的环境里读你这般情调的书,颇有点好马配宝刀美酒遇豪客的味道。
    我不是画家,可是在数下西塘的经历中,碰到过许多背着画夹的美院的学生,他们的老师安排他们来这里写生,这里随便的一景似都可以入画。石桥,廊棚,河流,埠头,粉墙黛瓦的老屋,河面上咿呀摇过的木船……都是些极富江南水乡特征的自然景致。我猜想,若干年前你也来过这里,并在这里某间临河的阁楼上有过一段闲适的小住。我翻阅诗集中你写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水墨江南”一辑,实在觉着你就是个通晓江南神韵的丹青高手。你的那些能拧得出水来的诗行,跳跃而明快,灵动而鲜活,分明就是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呵。你瞧,我信手就这么拈来了――“几度瘦绿残红/且喜燕衔春柬/湖底又绿江南梦。”(《春夜》)“夕阳流苏/蜂群唱晚/彩翅儿扇着斑斓。”“月华照无眠/酿了一江甜。”(《酿》)“竹篓里草鱼黛青/影影绰绰山几重/浪花中鲤鱼打挺/片片朝阳红/一撒手/惊断岸上牧笛声。”(《湖畔》)
    诗中有画,或曰你的诗本身就是画;画家读你的诗,眼前便是一帧帧入画的实景,下笔便有流淌的画卷出来。古人讲,诗画同源,你可谓深得其中三味。你的诗大都写得精短,短小而精当,这就要有凝炼的功夫,抓最精彩的一瞬,最扣人心弦的一幕场景一个片断,看得出你很正规地做过这方面的修炼,我是说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假如把源远流长的唐诗宋词比作一瓶母乳的话,你无疑接受了她最好的喂养和打造,于是你的诗,举手投足便有一种训练有素的骨架,你的腾、跳、劈、挪,都显出你来自名门望族。你收在“水墨江南”里的三十五首诗,由你的“后记”可知,写作时间均在20多年以前。其时,禁锢了相当一段时期的思想枷锁才刚刚打开,一度荒芜的诗歌田园也才刚刚萌出新绿,而你却颇具胆识地领风气之先,以你对乡土的挚爱对民情的贴近,弹拨起心中如泉的歌咏。你的那些精致而隽永的短章,重现了唐宋遗韵,让久违了的传统诗词绽放出新时代新人文的异彩。而你在这方面的尝试,可谓巧具匠心。你选择了一个较好的切入口,以“水墨江南”为大背景,将视角定位在生活的底层,写捕鱼翁、养蜂人,写罱泥船、牧鸭女,在你的笔下,水乡田野的气息扑面而来,揉杂其间的是中国农耕社会特有的观念、秩序和文化形态。你关注的是特定历史条件下芸芸民众的生存、生活境遇,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悲欢离合。一首仅有八句的《燕语滴绿》,传递的正是这样一种特质。你极节简地写道:“衔来柳丝信笺/涌来桃汛潮流/赏农家新楼/惊回首……/消逝了/茅屋的忧愁/细语滴落/江南绿透。”
    在我们两年多的交往中,我约略了解了你的一些生活轨迹。你自幼在农村长大,你的父辈也曾在土地上辛勤地耕耘;长大后你穿上了保家卫国的绿军装,那几年的戎马生涯给了你意志的坚毅和视野的开阔;再后来你转业到了省城,在一家国营矿山企业担任宣传干部。这样的人生履历,为你的诗歌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矿藏;而始于童年的对中国古典文化尤其是唐诗宋词的喜爱,则使你的文字表述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你一出手便起点很高,初始的一些诗作便在《雨花》这样凤毛麟角的文学刊物上发表。你的谦逊和好学,使你在习诗之初,便遇到了黄东成、冯亦同、陈咏华这几位先入诗坛且卓有建树的诗人的青睐与帮助。读亦同先生为你这本诗集所作序言,足见其对你欣赏之至,他对你早期作品的评析切中肯綮丝丝入扣,所论诗作诗句的精妙之处,亦为我所击节。那一首写竹编姑娘的《编》,最后两句简直就如横空出世:“编织一只金环/套住肥笃笃的秋天。”“肥笃笃”三字可谓神来之笔,抵得上千军万马。
    令人惋惜的是,你的诗歌创作在初获战绩后,竟中断达20年之久。你把你满腹的才情与激情全部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那20年里愈益繁重的工作。那天在你新搬入的办公室里,完全是不经意的,听到了你简而又简一笔带过的关于这些年奋斗的陈述,而当时我的心便有一股不小的震撼!却原来,这20年里你殚精竭虑,玩命似的工作,为这座发展中的国际大都市立下了赫赫战功。你所为之效力的计经委、国资委,多少年来一直主导着城市的经济命脉,那么多大企业风光荣耀的背后,都凝聚着你一份真真实实的心血与汗水。我为你“英雄不提当年勇”的大将风度所折服!哦,洪彩兄,诗歌因你的缺席而遗憾;而我们的城市却因你的投入而丰满而强壮!
    然而,我们终究还是等来了你的再度崛起,等来了你20年后的撑杆一跳。20年的沉默并不意味着沙哑,重放歌喉的你还是一副响遏行云的金嗓子。我近乎惊喜地看到,诗集中的第二辑《心语无痕》,虽只有21首的篇幅,但却更见古典情怀、英雄气概。
    先说古典情怀。这是你诗里一以贯之的精神内核,不因时间跨度之久而变异,不因文化潮流纷涌而失守。任诗坛几多风起云聚,我只受心之驱使,情之呼唤,唱我依旧火辣辣的中国风。唐诗宋词早已是千年酿造的陈坛老酒,不管装在什么样的瓶里,它依旧是醇厚芬芳依旧是开瓶醉人。看,这便是你李太白一般的大气如虹:“真想――/捡一缕松枝/折几竿青竹/以天为盖/以地为席/天地间立一角茅庐/让我/把情留住/把心留住/把根留住。”(《山水情》)“揉碎红颜春不语/几许梦里见/一帘悠思泪千行/爱得刻骨铭心/等得地老天荒。”(《小芳》)读这样的诗句,会有一种心灵的击撞,时空万物因凝炼而成的意境,显得更富感召力和穿透力,这是一种深藏于胸酝酿已久的强爆发。你写于张家界和井冈山的组诗,你捧给古城南京的长达200行的《秦淮意境》以及那首听得到你砰砰心跳的《瞻仰中山陵》,我以为都是这样一些凸现古典情怀,有着厚重历史感和鲜明忧患意识的精彩力作。
    再说英雄气概。诗、书、画诸门艺术,均讲究一个“气”字。气息、气韵、气概,都离不开一个“气”字,从诗的灵感不邀而至到你敲击键盘发而为诗,这个过程里自会有一股凛然正气在你的五脏六腑里运动,你开启闸门让它呼啸而出,于是我们便听到了这样荡气回肠的音响:“我饱含着对大地的热恋/紧紧地抱住太阳,贴近地面/用我热眸中火辣辣的紫外线/点燃天地之间的熊熊烈焰/飞瀑、峭岩、驼峰、海燕/生灵万物哟,都经受庄严的冶炼/要天轮带着煤炭的嘱托急切地运转/钢水向高炉倾诉滚烫的情恋/伐木工的锯齿表达着进攻的誓言……”这首主标题为“火热的信念”,副标题为“夏之歌”的88行的中篇诗(小说有长篇、中篇之分,我这里借用其“中篇”的概念,以与一二十行的短诗区分开来),我以为是洪彩兄复出诗坛后的扛鼎之作。读这首诗的时候,我突然就想到了郭沫若的《凤凰涅槃》,想到了闻一多的《一句话》,想到了叶文福的《伐木者醒来》,忆明珠的《跪石人辞》、《狠张营歌》……不同时代不同诗人的作品都有如出一辙的英雄之气!你排山倒海般的诗情不可阻挡:“我用灼热的信念焚烧懒散者的梦幻/我把泥土的腥膻撒进挥霍者的杯盏/面对守旧者的殿堂,冒险家的乐园/我裹烈火!我拽阵雷!我甩急电!”没有半点的遮遮掩掩,全然是敞开心扉的一吐为快;意象的纷呈叠出,情感的祼露直白,企盼改革和祖国强盛的赤子之诚催人泪下。透过这一行行跳动的音符,我所感受到的,是一股苍松拔地而起的英雄气概。
    说到你诗所表现的英雄气概,我以为还有一首作品不可不提。这就是你私下向我透露过的《无痕》。这是你在一次病中,写于病榻之上的献给你爱妻的作品。我把它拿来念给了我的妻子听,她也同我一样,眼中噙满了泪花。且让我在此再念一遍:“我/如果有十次梦境,/每个梦里/都是你的倩影;/如果有一百次呼唤,/每声呼唤/都是你的姓名;/如果有一千回思念,/每回思念/都与你有心灵感应;/如果有一万次祝福,/每声祝福/都祝福你快乐一生……”所有相爱的情侣都会在这样的诗行面前有所感应,真正的英雄气概,其实也应该包涵这样的儿女情长。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而同样有名的一句话则是,无情未必真豪杰。

    ……此刻,夜已深了。西塘古镇的夜晚,喧闹的人潮退去之后,便是十二分的宁静和安谧了。我阅读和体悟着你的“能不忆江南”,你心中的江南,可能有更广更阔的内涵,莫非便是你称作的“大爱”?你唱道“无爱不生命/爱之灿烂处/最是晚晴。”然,生命的规律无法违背,而爱却是可以永生的。让我们的心中永远揣一支歌唱江南赞美大爱的短笛。
2009年5月6日凌晨2点10分于浙江西塘

>> 更多

文化长廊

公益:拒绝腐化
公益:中国你好
公益:远离毒品
>> 更多

投资指南

公益:关爱老人
公益:爱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