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网首页 > 人物 > 华人华商
与世博零距离与青奥共成长

谢德荪:为“中国创造”献智出力  

2012-03-30 17:00:44  陈振云

    2011年12月19日,江苏苏州的一家酒店内,正在举行斯坦福大学领袖人才发展中心中国同学会2011圣诞年会。年会的主题是“谁是下一个‘苹果’?”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亚太中心主任、源创国际研究院院长谢德荪在年会上对参加年会的数十名苏州中小企业家说:“转型最好的机会就是危机的时候。现在欧美经济下滑,我认为这是中国企业转过来的一个最好的机会,有可能下一个‘苹果’在中国诞生出来。我希望我们同学中间有一个新的‘苹果’上来。”这位理工科出身的教授就是用这种直观的方式传达自己的创新理念。

变“made in China”为“made for China”

    获知谢德荪教授前来苏州出席斯坦福大学领袖人才发展中心中国同学会2011圣诞年会,南京市雨花台区政协副主席、工商联会长戴仲琦专程赶赴苏州,向谢德荪介绍南京软件谷的相关情况,就软件谷下一步的发展求贤问计。
    听完相关介绍,谢德荪以他惯有的率直亮出了自己的观点:“你们建设软件谷,强调软件的重要性。但是如果没有去想软件怎么用,这个软件业是走不远的。所以我认为,要使软件谷有长远的发展,不光是要注重软件技术本身,更要关注的是怎样用软件企业来帮助现有的制造业转型,发展的新的方向,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就可以做大你的软件业。现在的中国大部分是制造业,所有的制造业面临一个问题,就是要从原来大量依靠出口转到为中国创造价值,也就是要从‘made in China’转变为‘made for China’,从‘中国制造’转变为‘为中国创造’。在转型的过程中需要一个完全新的商业模型,这个新的商业模型可能需要用到软件。这是我的切入点。实现这一切需要建立一个创新的生态系统。在一个创新的生态系统中软件是不是一部分?一定是一部分。”他的这番话,已经跳脱出软件业本身,从中国宏观经济的角度来看待和分析软件业的走向,进而指明软件谷的发展道路,令举座折服。戴仲琦听后连声说:“好,好,您这个观点对我们很有指导意义。您的观点我理解就是把软件做硬,把硬件做软,把制造业加上智能的部分,让软件介入中国的制造业,用软件帮助制造业去转型,走向一个从中国加工制造变为中国创造的发展道路。”
    见自己的观点有了知音,谢德荪又开始从阐释“为什么”转为直言“怎么做”。针对介绍材料里的那些指标,谢德荪话锋直指官方的“指标先行”和“大企业依赖症”:“我有一点担心,因为我们下了这个指标,2015年要怎么样,这样就局限了你要做的事情就是为了达到这个指标,导致进来的公司就不是适合的公司。因为要做这个指标,你就要引导很多大的公司进来。如果这个软件园太多IBM这种大公司的时候,中小企业是做不起来的。所以我的观点是不一定要引导什么世界级的软件公司过来。大的公司进来以后,第一个,他要压缩你本土的公司,第二个,大公司所有做的事情一定是为他自己的公司服务的,一定不是帮你发展你的地区的。他主要是用你的政策、你的资源为他的总部服务,这样就导致你难以做成一个创新的生态系统。而硅谷的成功就在于建立了一个充分创新的生态系统。”
    谢德荪的率真直言中,闪现着宏观的视野和强烈的责任感,也迅速拉近了一个敢言学者和一个问计官员的距离,他和戴仲琦开始就下一步如何做研究型培训、引导现有企业转型,实现产学研三者并行进行详细磋商。

用所学为中国做些事情

    谢德荪出生于广东梅县。三岁时谢德荪随父母来到香港,在香港念完中学后,他赴美在麻省理工学院学习电机工程,直至1970年在麻省理工学院拿到博士学位。当他开始找工作时,谢德荪的导师介绍他到美国西岸加州的一个公司工作。在此期间他申请移民,就留在了美国。谢德荪在那个公司一直工作了5年,虽然一切已经安定下来,但是他仍然无法忘怀自己的深层志愿:当教授。
    深谙谢德荪志向的导师对他说:“你在麻省理工学院的学习导致你理论方面很强,可你实践的东西不够强,所以我建议你不要毕业就到学校当教授。经过实践以后你的想法会不一样的。我建议你先到工业界去做事。”谢德荪在美国的工业界工作了5年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和斯坦福大学的教授接触后,“转会”到了斯坦福大学当教授。那一年是1975年。时至今日谢德荪已经在斯坦福大学从教37年。37年的时光中,他历练为斯坦福大学的终身教授。初入斯坦福,他研究的是工程这个老本行。但是在和全世界来斯坦福读书的人交流后,他对经济产生浓厚的兴趣,并开始研究经济方面的问题。虽然研究领域有了大的跨越,但是谢德荪仍然善于用工程理论中的系统思维研究经济管理问题。
    在美国事业渐渐有了良好发展的谢德荪始终没有忘记父亲的教诲。父亲经常对谢德荪说,你虽然在美国已经扎根了,但是千万不要忘了自己是中国人。父亲一直希望看到儿子能够为中国做些事情。谢德荪和夫人蔡美媚提起,想去中国授课,用自己所学为中国经济发展服务。但成长于1960年代香港的谢德荪普通话很不好,因为那个时代的香港基本上都是用英语授课。同样成长于香港的夫人和他打趣:你普通话都不会讲,怎么去中国?谢德荪的父亲了解儿子的想法和困难,就给儿子儿媳写了一段话,教导两人要记住根在中国,有机会一定要为中国做点事。父亲的殷殷热望两人始终铭记在心。虽然语言上有缺陷,但是谢德荪开始关注中国的情况,作为自己的研究内容。
    2004年,谢德荪带的一名博士生去中国。这名博士生原毕业于成都电子大学。他对谢德荪说:“老师,我给你安排了,成都电子大学请你去EMBA班讲课。”在成都总共四天的课程,谢德荪讲得非常辛苦。每天讲课6个小时,全都没有翻译,谢德荪只好三种表达方式齐上阵:三分之一用英语,三分之一用广东话,三分之一用手势。在斯坦福,谢德荪一周只需要讲2堂课,从强度上比这趟讲学要轻松许多。一番艰辛讲学之后,谢德荪新颖的理论被参加培训的中国企业家高度认同,而他也开始接触到经过改革开放之后蓬勃发展的中国,从而更加关注中国的现实发展,更加关注自己的研究理论怎么应用于中国的发展。谢德荪开始安排中国内地的企业家和地方官员去斯坦福学习创新理论,自己也以高强度的频率多次来中国内地研究讲学,运用中国公司的案例,在分析研究之后,用大家都能理解的说法说出来,鼓励中国企业走自主创新、转型升级之路。

源远流长求创新

    谢德荪写了一本书,名为《源创新》,这本书将于今年春天出版。书中阐释的正是谢德荪的核心学术观点:源创新。“源创新就是要开源,开源就是要开发新的东西。”谢德荪说。
    去年7月,源创国际研究院在苏州成立,谢德荪作为院长,积极鼓励中小企业推进从无到有的源创新。去年10月29日,斯坦福大学领袖人才发展中心(SCPD)中国同学会在苏州成立。同学会的成员中相当一部分是苏州本土成长起来的中小企业。
    源创新是谢德荪教学里一以贯之的一个概念。他认为创新分两种,一种是源创新,一种流创新。流创新是在现有情况之下的创新,是基于现有产业和现有价值链的创新。源创新就是从无到有的创新,不断开发新的东西。“斯坦福给了我源创新的源头。”谢德荪说。谢德荪的夫人这样阐释她对流创新和源创新两种创新的理解:“流创新就比如说这个杯子,你下一趟做成本更低了,做得更好,销路更大。源创新就像苹果电脑一样,就是不断开发新的产品,深刻地影响人们的生活。一个公司要长期地发展下去,你必须要有一些高附加值的源创新的产品。”
    8年来,谢德荪忙于研究中国经济,忙于中国企业家和地方官员的培训。他运用自己在斯坦福的资源,为来自中国的企业家和地方官员创造在斯坦福学习、研究和实践相结合的培训机会,启发他们的创新思路。和有些教授习惯于坐而论道不同,谢德荪在美国硅谷和朋友合伙办了一些企业,有上市的,也有被人收购的,所以他有基于实践经验的理论,而不只是纸上谈兵。也正因为如此,他的培训很注重“产学研结合”。从培训对象那里,谢德荪逐步了解中国最迫切的需要,即创新思维。“他一有时间就往中国跑。他说这是他自己选的这条路,他觉得开心。”谢德荪的夫人说。
    在斯坦福大学领袖人才发展中心中国同学会2011圣诞年会上,学员们纷纷到场。他们多是苏州的中小企业,正处于成长和转型的关键节点。“谁是下一个‘苹果’?”中小企业家们一一上台谈自己的观点,展开“头脑风暴”,谢德荪则在一旁静静聆听。苹果公司成为谢德荪关于源创新的一个直观案例,引导在座的学员思考如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通过源创新转型升级。这些学员有的是开酒庄的,有的是做纺织的,都不是大企业的“头头”,但都是苏州本土成长起来的艰辛创业的“小老板”。谢德荪始终静静地倾听他们的发言,默默关注这些本土中小企业的成长。“在源创研究院的学员里,有很多不同行业的人。大家在一起交流。交流就可以碰撞。在碰撞中产生的理念可以帮助他们确立转型的方向。”定期的交流活动也是谢德荪的一种教学方式。
    正是因为凝聚了一批中小企业,了解它们,关注它们,研究它们,引导它们,谢德荪准确地把握了中国经济成长的脉搏。

>> 更多

华人华商

公益:拒绝腐化
公益:中国你好
公益:远离毒品
>> 更多

本网专访

公益:关爱老人
公益:爱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