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网首页 > 华人之窗
与世博零距离与青奥共成长

中国首座“慢城”揽胜  

2012-03-30 17:01:53  管如莉

骑着自行车“慢行”在江苏省高淳县桠溪镇的绵延48公里的乡间小路,随着自然丘陵的上坡下坡,两旁的景色令人沉醉:五彩的菊花在路旁竹林间摇曳,依附自然地形建成的民居前,是一大片橙黄的向日葵,接着就是望不到边的茶园……这里就是高淳县桠溪镇“生态之旅”区域。


中国首座“慢城”揽胜


    2010年11月,在一位意大利“慢城”市长的牵线下,中国江苏省的高淳县桠溪镇“生态之旅”被世界慢城组织授予“国际慢城”的称号,成了中国的第一座“慢城”。
    慢节奏催生慢生活,而真正的一份快乐,正是从这种悠闲的“快乐”中荡漾出来,须臾若水,却又浓浓入心。而如今,桠溪镇这个位于江苏南京市高淳县内的宁静小村镇已成为焦点。

踏进桠溪,心情荡漾

    坐在车上,前往桠溪镇,头转向车外,满眼都是宁静的河道与绿地。内心有种从喧嚣的都市逃离出来的感觉,心越来越静。的确是在去往一处从未走入过的小镇,却像是要回到一个久已未归的家乡。
    高淳县桠溪镇的6个小村庄作为一片区域,这里只有2万左右的人口,被授予中国首个“国际慢城”以后,这里的人们知道了“慢生活”。虽有着一项特殊的国际荣誉,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仍保持着那种悠然恬淡的生活:没有夜夜笙歌,没有耀眼的灯火,缺少刺激与兴奋……
    进入慢城区域了,路的两边全是色彩各异的花,铺就的一条花路令人欣喜不已,花路沿线或郁郁葱葱的竹林,或蜿蜒的茶园,或飘香的果树,或碧波荡漾的鱼塘,散落在高高低低丘陵上的民居,在暖阳下显得格外静谧。
    车行至“石家村”居住区,76岁的老人张久伢经营着一家具有60多年历史的竹筐店,老人不喜欢现代化的批量生产,同时家里也不设置手机、电话,每天家里的老伴、孩子都帮忙编制竹筐,同时这门正在慢慢消失的手艺也在他的手上被延传下去。
    每一只竹筐都在他手上上下翻转,最后编织成功,纯粹是手工制作。张久伢有点自豪地说:“一只漂亮的竹筐我只需要花30分钟来编织。”
    编织的时候,他的身边,放着一个收音机,这是他的好朋友。因为除了这简单的设施以外,整个桠溪没有连锁大超市,也没有快车道和商场,仅有的只是一些超小型的小店,里面摆一些日常用品。这里经营小店的老板还利用闲暇时间邀上几个老友,一起打打麻将来娱乐生活。
    桠溪发展有机农业,家家都种了梨园,还有一些茶叶,平常周末很多各地游客来,带点特产走,而且这里成了‘慢城’以后,有机水果也都成了热销货。过去年成不好,水果无人采购,会几百亩都烂到园子里,现在一级品的甜黄梨,是卖到6元一斤还供不应求。“家里有梨园的人,每天都要忙着包装、送货,经济好了,日子能不好吗?”村民蔡大姐笑着说。且行且思,记者发现,从容淡定地发展或许是人生的最高追求。
    看来,在这里的人们,不但心灵宁静而且生活也是简单和紧凑的。似乎在这里“慢慢变老”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映衬着城市里许多拥有大把时间的退休老人不知所措的无奈。

蜗牛标志的背后

    继续往下行,橙色的蜗牛标志总是适时地高高地出现在记者眼中,不但在桠溪的入口处有,每到一个路口转折点,这种独特而又清新的蜗牛标志都给人带来新鲜、温暖的感觉。
    世界慢城联盟主席皮尔·吉尔吉奥·奥利维蒂在颁发“世界慢城”的泥塑章的时候表示,“在中国,高淳仅仅是个起点,慢城最终是要遍布整个地球的。”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利用开发新的“慢城”,来把“慢乐”的理念渗透、推广到所有人身上。为此,在“慢城”申请成功以来,好多当地人开起了“农家乐”,如今正准备所有的“农家乐”结合起来,造一个“慢餐社区”,让到这里的人都能亲临“慢餐”,感受味觉的欢乐。
    在申请“国际慢城”成功的一年间,高淳桠溪镇的居民都知道了什么叫“慢生活”。这个面积为49平方公里,却只拥有两万人口,以种植生态茶叶草药以及水果为主业的地方,继续着生态“慢城”道路。邵保国就是一个茶厂的工人,他说这里的万亩茶园每年只采一季春茶,而且都是当天早晨采摘,晚上就加工好。尤以“苏峰”牌的“碧兰针”春茶为这里的特色,爱喝茶的慢性子顾客,每年春天来这里花5000元一斤的价格,捧走生态绿茶。因为这里种茶不用化肥和农药,水质也毫无污染。怕记者不信,48岁的茶农邵保国还讲诉了去年发生的事情:慢城所辖的大山村有一阵子干旱,百姓们为了抗旱取水,打了一口新井,井打好了,清冽的水喷涌而出,经过检测这里水的纯净度接近医用水的纯度了。看着邵保国的手,和普通人无异,却不曾想到一年一年的春茶都是由这双朴实的手揉制出来的。
    不过这里的居民都知道,慢城的审核标准相当严格,虽然被评为“国际慢城”,但是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来检测,一旦与“慢城”的标准背离,这里的称号也随之而去。因此,买了汽车的大婶,也把汽车送给在城里工作的女儿使用,若有需要,就让女婿开车到县里去接她,而她则骑着自行车换上3路公交,去和女婿汇合。她说“其实这样更方便,只要习惯了都舒服。即使小汽车开到脚边,那种生活,感觉也没什么意思”。

频频追“慢”收获迭至


    桠溪镇居民王洪涛说,他觉得自己的幸福指数会比城里人要高。他对自己家乡悠闲的生活方式比较依恋。而2009年毕业于南京农业大学社会学专业的周秀云,选择在桠溪镇工作,经历了一番心路起伏。她的同学大多留在城里工作,而自己到面山靠水的乡镇工作,整天面对的不是丘陵就是大山,连个购物、逛街、唱KTV的地方都没有,起初的她有些沮丧,感觉自己的选择错了,好像被封在一个没有气息的地方。然而在这里生活了2年下来,她不但皮肤白了、脸色亮了,甚至连身体都壮了,从不会像大学时代动不动就感冒发烧,每天都能神采奕奕地工作生活。小周还每天早晨在暮蔼中骑自行车,闻着花香草香,听着鸟鸣,内心已然十分安宁;而晚上她也会漫步在夕阳中的茶园,金色的霞光把人笼罩得像个下凡的仙子,遇到凉风吹来,再多的烦恼也顿然全无,心灵的疲惫也都莫名地走远。因为在生态自然的环境里,会感觉到人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没有什么值得去烦恼的事了。“慢城”的生活,更像是让人放慢心情的地方,能给予一种让人不急不躁的气场。
    问到在这里的年轻人休闲娱乐如何开展时,和小周一样的漂亮女孩子们都表示,逛街、购物、唱KTV这些大学时代的娱乐,如今被慢城的美丽景致、四季鲜香的水果以及网络购物取代了。
    小周身边的一只大红色漆皮时装包,正是她在网上买的,这里面积很大,人烟稀少,没有服装店、大超市,但是有圆通和申通2家快递公司驻点,因此年轻的男孩、女孩们都会通过网络购物的方式,将所需、所喜的的东西收归囊中。
    作为中国首座慢城可能也会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有些人质疑“慢城”是不是在将自己过度地与外部世界隔离。不过,周秀云的故事给了我们答案。

反污染,反噪音、支持传统手工业

    站在慢城的大山顶部,这里的万亩茶园、万亩经济林果、万亩枣竹园、万亩有机食品、万亩苗木基地壮阔无比,也是进一步“生态”的标志。作为日后的中国“慢城”发展基地,自从被授“国际慢城”称号以来,这里把原来埋置好的大型带有广告灯箱的指引牌都拆了,取而代之的是手掌般大小的木质导引牌,虽然此举仅来慢城的粗心人有些找不到“北”,但是只要有耐心在“慢城”走一圈以后,都会把这里深刻脑海。
    不过,怎样才能掌控发展的全局并不让过快增长的旅游破坏慢城之“慢”呢?负责分管慢城发展的桠溪镇人武部部长张廷生说,“希望人们会来游玩,但最好能分批,人数一次性不要过多,否则用句时髦的话说,就是碳排放会‘超标’了”。
    而来到桠溪村的人,也都感到这里的反污染,反噪音,支持都市绿化,支持绿色能源,支持传统手工方法作业,没有快餐区和大型超市的方式很好。慢城所辖的瑶宕村是个葡萄村,新鲜的葡萄味美甘甜,而蓝溪村里的梨子又非常甜脆,正当收获季节,记者在亲自体验这里梨子的香甜时,看到不远处一位大婶正躺在采摘好的梨子堆边睡觉,见到记者举起相机,她淳朴而害羞地穿戴整齐,坐在梨堆边开始工作,她或许更想让大家知道一个积极向上的“慢城”态度。记者举起相机时,她说,我们这里生活的百姓贫富差距不大,大家生活都很舒适,工作上也是以努力为主,但是累了也绝对不坚持,就插空休息休息了。这里被评为“慢城”以后,我们还是高兴的。看着记者高兴地吃着梨子,她又向记者推荐这里的特色手工制品:有机茶叶、羽毛扇、陶瓷、布鞋、马家糕、竹编、农家菜。
    “山水人家私房菜”饭店的厨师是当地人,看到记者吃完了整盘豆腐,她笑呵呵地说:“好多人问,这里我们慢城是怎么慢的,其实我告诉你,我们这里的快与慢是对应的,所有的慢城居民都很讲究劳逸结合,工作时努力工作,更多的是给自己时间和空间去体会生活。”果然,出了饭店,门口就配设藤编椅子,带来清新素雅的田园风情。坐在藤椅上,捧一杯香茗,静静享受乡村午后的暖阳,真是一件惬意自在的美事!
    在慢城里面的石家村,有农民家里购置了小轿车,但多数是出远门的时候才用一下,平时就放在自家小院里,因为在慢城虽然不禁止车辆出入,但这里的2万居民对于环保、生态的理念也深入人心了,即使是“目不识丁”的老奶奶,也因为这片家园被评为“国际慢城”,而已然头脑中清晰地明白了,这里不能有污染。果然,石家村小卖部对面的有车家庭,多数是骑自行车出行,大家像是约好了一样,在“慢城”的范围内,尽量自发不开汽车。
    慢城中人,早已意识到“环境”和“发展经济”并不相悖,“慢城”也并非要与世隔绝,这和生态保护一样,与方法有关,和快慢无关。

 

>> 更多

华人之窗

公益:拒绝腐化
公益:中国你好
公益:远离毒品
>> 更多

企业纪实

公益:关爱老人
公益:爱就这么简单